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主任鄂竟平回應本刊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也將推行公司化管理
  ● 四川等省份意見強烈致西線工程難以動工
  ● 東、中線一期工程總體投資預計達3000億
  無論是三峽工程還是其他水電工程,不管規模多大,也就是一個點。而南水北調工程不一樣,它牽涉的面太大,僅目前的東、中線一期工程就和8個省(市)有關係,利益關係複雜。這麼大的工程,牽扯的省(市)這麼多,運行管理涉及的面這麼廣,管理起來肯定不簡單。     
  ——鄂竟平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南焱 | 北京報道
  在南水北調東線一期工程正式通水的前夕,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主任鄂竟平接受《中國經濟周刊》獨家專訪,回應了本刊報道《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地“三憂”》(詳見本刊2013年第39期)所涉及的南水北調水源地丹江口庫區水質、水量及管理等問題。
  鄂竟平表示,在工程運行管理方面,東線一期工程將採取由南水北調辦組建總公司管理的模式,這一模式有望在今後的中線、西線工程中得到推行。在水質、水量管理方面,丹江口庫區的水資源保護要更為嚴格,針對水庫支流存在污染的情況,已經著手進行特殊治理,擴大治理範圍、深化治污;同時將根據丹江口水庫來水情況進行彈性調度,確保庫區良好生態及用水。
  據悉,截至11月1日,東線一期工程已經成功試運行14天,水質完全合格。儘管受徵遷等因素影響,中線一期工程也已接近尾聲,主要剩下最後12處因遺留問題制約工程進度的關鍵渠段還比較棘手,有些地方就差幾十米。西線工程也有望加快前期工作,這將對我國黃河流域的生態保護、可持續發展等多方面起到重要的保障作用。
  鄂竟平對黃河充滿了感情。16年前,他在擔任黃河水利委員會主任期間,通過精心調度,錯峰用水,僅用一年多時間,就將斷流了22年的黃河從1999年起成功地實現了不斷流。但對於黃河來說,不斷流僅僅是最基本的要求,今後,還需要儘力恢復黃河的良好生態。而西線工程的啟動,將會促進這一目標最終成為現實。
  最關鍵的是,西線工程一旦竣工正式通水,意味著我國“四橫三縱”這一宏大的水資源配置體系的完美構建,將極大地提高我國水資源的管理水平以及促進經濟社會的發展。基於此,在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之際,鄂竟平曾撰文闡述了國家配置資源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如像南水北調這樣的戰略工程任何一個單位和個人都無法實現,只有國家才能承擔,且必鬚根據經濟社會發展的規劃和佈局提前謀劃,否則將會造成一系列資源環境問題。
  東線工程管理機構

  尚待國務院批覆
  《中國經濟周刊》:今年9月,記者前往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水源地丹江口庫區進行實地採訪,爭論的焦點是管理問題,不知現在是否有結論?
  鄂竟平:丹江口庫區水質、水量及管理問題,最大的難點是管理問題,不過現在也已有了個基本的解決模式。以東線工程為例,我們已按照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第6次會議分工要求制定了東線運行管理機構組建方案,並且抽調了40人左右的專業隊伍進行試運行管理,待國務院批准後就正式組建管理機構。
  按照現在制定的東線運行管理機構組建方案,就跟三峽總公司有點像了。但不管如何,肯定是要成立一個公司來管理這個工程,這早獲國務院批准了。如果這個模式近期能夠運轉順利的話,下一步中線工程也會如此,西線工程也應該不會是其他模式。
  工程運行管理方面,東線工程的情況相對簡單,中線一期要複雜一點,但是如果東線這種管理模式確定了,中線工程的管理模式大體上也很容易確定,只是具體的安排可能需要再細化一些。但到底怎麼管,誰管更合適,這是要討論的,最後報國務院審定。我估計明年上半年就會定下來,不定不行,因為中線一期工程明年10月就要通水了。
  不管怎麼說,東、中、西這三個工程都是從長江流域調水到淮河、黃河、海河流域,所以應該統籌聯動地調度管理。這三條線涉及十四五個省份,這麼大的一個水資源配置體系當然得統籌運行管理。下一步估計會這麼做,不過眼下的確還沒有具體方案。
  《中國經濟周刊》:丹江口水庫數條入庫支流存在污染、水質不達標等問題,同時丹江口水庫來水豐枯不均,枯水年份可能無水可調。對此,您怎麼看?
  鄂竟平:至於丹江口庫區的水資源保護,肯定比一般的江河、水庫的保護力度要大。丹江口水庫的水質一直穩定II類水,這是環保部門監測的結果,是可信的。
  當然,匯入水庫的支流局部存在污染也是事實。比如說湖北十堰那5條水質不達標的河流,當初做規劃的時候沒有特別註意,只是做常規性的治理。不過好在這幾條河的水量僅占丹江口水庫的2%左右,還沒有影響到整體水質狀況。
  但現在看來,這幾條河流必須實行特殊治理,增加治理項目,擴大治理範圍。目前已經開始論證“一河一策”措施,一定會對這5條河流進行專項治理。
  至於水量的問題,每個流域都存在豐枯交替期,這五年八年水多點,那五年八年水少點,歷來如此,不必驚慌,因為從我們掌握的水文數據來看,近幾年來水還沒有實質性的變化。同時我們還有應對策略,會根據丹江口水庫來水豐枯情況對調水量做相應調整,如果某一年來水少的話就少調出一些,主要保證生活用水,其他用水就盡可能限制一下。
  地方有意見

  是因為調水沒有量化指標
  《中國經濟周刊》:南水北調工程儘管對我國可持續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都有巨大的促進和保障作用,但自開工建設以來,各種議論頗多,尤其是湖北、四川等調出水省份存在不同意見,在損失的補償方面也存在異議。您認為原因何在?
  鄂竟平:主要是因為基礎性的工作沒做好。缺乏這個基礎性工作,你怎麼說都說不清楚,或者是你怎麼說都會有不同的意見和看法。但是,這件事將來非得說清楚不可,不說清楚很多事情就沒有辦法走下去。
  比如說丹江口水庫的水權,湖北方面因南水北調中線調水受到影響,肯定有說法。但是,統一分配水資源又是國家的權利,而且調出的水是出於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並不是浪費,是必要的。但兩者又是矛盾的,如何應對?
  那麼,到底是調出對呢還是不調出對?不講別的,只從生態上講,任何一條河流都必須保證一定的流量才能維持它的良好生態。但到底得保持多少生態基流?往外調多少水才是科學的?現在沒有一條河能夠說清楚。所以只要一調水,立刻就有人說影響他的生態了。那到底有沒有影響?影響有多大?這些都缺乏量化的概念,沒有具體指標說清楚。這就是我說的基礎性工作。
  前不久,我調研了德國的一個調水工程,我不問他們調走了多少水,而是關註為什麼這樣調,因為它規定了一些很具體的量化指標。比如,當調出河流的流量小於某一個值時就不能再從這條河流調水了,當調入河流的流量小於某一個值時就需要啟動調水。這些指標都是做了系統的技術論證並經政府確定下來的。工作做到這個份上,無論地方政府還是老百姓一點意見都沒有。這很值得我們借鑒,下一步我們國家也一定會做這個事。
  《中國經濟周刊》:基礎性工作要量化的話,是不是在技術層面要有標準?
  鄂竟平:不光是技術方面,但是必須有技術在先,要進行論證。
  國際上現行的河流開發標準是調出水量一般不超過河流總量的20%,加上它本身的用水,開發利用率不超過40%,這樣就基本不會影響河流以及河流兩岸的生態。但這隻是個一般性的概念,在我國就要具體分析了。我國南方跟北方的差異懸殊,海河流域目前大多河流已經100%開發利用了,黃河也早已超過40%。但南方河流的利用率別說40%,有的就連20%、10%都不到。
  所以,南方、北方的水資源到底怎麼用?必須先用技術手段把它量化下來,這是第一步,是關鍵性的基礎工作。第二步是把這個量化標準提交到政府並審批確定下來。這裡面有個分級的概念,中央管理的大江大河什麼標準,省級管理的中等河流什麼標準,一直到縣市一級管理的小河流,都必須明確。
  要做到這些,就必須以強大的技術論證來做基礎。如果能把工作做到這個程度,那麼我國的水資源管理就會上升到一個新的水平,那時,大家目前擔心的很多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拿南水北調工程來說,當北京、天津、河北等省市受益時,你必須得承認湖北等水源區承受了損失。但你應該明確它承受了什麼樣的損失,多大的損失,這樣才能確定如何補償,補償多少,說在明處。
  水資源管理等基礎性的工作是由水利部在做,據我瞭解,目前水利部已經開始對一些河流的水資源開發利用進行量化了。但這件事的工作量很大、很複雜,也很困難,比如說華北地區的河流已經基本沒有生態流量了,那麼給它定多少標準算合適?如果定下來之後難以實現也不可取。所以這個事情得一步一步來,但是不做肯定不行。
  南水北調辦和三峽辦不一樣
  《中國經濟周刊》:南水北調辦目前負責工程建設工作,工程竣工之後會不會像三峽辦那樣參與後期管理等工作?
  鄂竟平:眼前南水北調工程還沒有走到這一步,甚至還沒有研討。
  首先,目前南水北調工程建設方面的事情太多了,任務繁重,我們這幾年都在全神貫註搞建設,不能分散精力。
  其次,工程的性質不盡一致。無論是三峽工程還是其他水電工程,不管規模多大,也就是一個點,後期運行只要將發的電送到國家電網就可以了,頂多再加上庫區移民和下游的一些事務。而南水北調工程不一樣,它牽涉的面太大,僅目前的東、中線一期工程就和8個省(市)有關係,利益關係複雜。這麼大的工程,牽扯的省(市)這麼多,運行管理涉及的面這麼廣,管理起來肯定不簡單。
  西線工程前期工作有望啟動
  《中國經濟周刊》:東線一期工程年底就要通水,中線一期明年也要通水。那麼,目前東線、中線一期及其二期工程的進度如何?
  鄂竟平:東線一期工程最北到了山東德州,今年年底前正式通水,目前各項準備工作已經就緒。截至11月1日,已經試運行14天,工程啥問題都沒有。水質也完全達標,環保部一天一個水質檢測報告,天天都合格。
  東線二期工程就是從山東德州再往北,過河北到天津這一段的工程。根據規劃,東線二期工程在一期工程基礎上繼續實施,二期工程即在一期基礎上擴大抽江規模至600立方米/秒,調水線路在黃河以北增加452千米,供水範圍擴展至河北省滄州、衡水、邢台至天津市。
  不過,東線二期具體什麼時間動工,是由國家發改委、水利部等部門根據有關省市的用水需求來統籌考慮的。現在中線一期分別給河北、天津34.7億立方米、10.2億立方米的水量,近期應該夠用。當然如果要較真的話,河北、天津的水還是不夠用,現在華北地區每年超采地下水50多億立方米,目前已累計超採1200億立方米。我們也希望二期工程能夠早點上馬。
  中線工程目前還有一大堆難啃的骨頭等著我們,主要是因為徵遷影響了工程進度而留下來的一些缺口。比如說為了方便渠道兩岸百姓的生產生活,平均八百米就修一座橋,但是在徵遷等過程中還存在一些問題沒得到妥善解決,造成工程不能正常進行。現在主要還剩下12個制約工程進度的關鍵渠段,其實工程量也不大,有些地方就差幾十米,工程施工很簡單,但因為牽涉到的因素複雜,必須處理好。
  中線工程現在雖然叫中線一期,實際上二期已經沒什麼大事可做了,因為做一期工程的時候,已經把二期需要加大流量的那部分給預留出來了。
  《中國經濟周刊》:南水北調東、中、西三線工程是同時批下來的,但如今只有西線工程還沒有動工,目前西線工程有沒有動工時間表?
  鄂竟平:西線工程說起來確實慢了,因為有不同的意見,甚至有些不同意見還很強烈,所以就把西線工程前期工作給放下了。
  受西線工程直接影響最大的是四川,意見也比較強烈。因為這個工程是從長江上游的通天河、支流雅礱江以及四川境內的大渡河調水到黃河上游,儘管一、二期工程僅調水90億立方米,加上三期也才170億立方米,比起長江每年近萬億立方米的水量算不了什麼,但畢竟對下游四川有直接影響。
  不過,近年來青海、甘肅、寧夏、內蒙古、陝西、山西等省份要求西線工程上馬的聲音愈加強烈。據悉,國家層面也開始重視西線的現實情況了,有望儘快啟動前期工作,三五年內或可能有眉目。
  根據我的經驗判斷,西線工程就算今天開工,也得15年以後才能通水。那個地方根本就沒有施工條件,得人為創造條件去施工。首先修路就得修3年,完了以後主體工程施工,那還不知道有多少想不到的困難。黃河現在都這樣了,那15年以後會是什麼樣子?所以我也挺著急的。
  《中國經濟周刊》:南水北調工程,到目前為止已經投入了多少資金?
  鄂竟平:2008年國務院批覆東、中線一期工程總體可研總投資是2546億元,最終投資估計還要增加500多億元,總共就是3000億左右。這增加的500多億,大部分是利息、價差,至於工程量方面僅增加了6%左右。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歐式傢俱

lt47ltun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